雨哲

他们在女孩水杯混入“不明液体”,还拍下视频当“福利”卖钱
前两天,出现了这么一则新闻——西安女生被街头泼墨。被泼墨的女生穿着白色的羽绒服好好地走在街头,突然发现自己的白色衣...
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
27
2020/12

他们在女孩水杯混入“不明液体”,还拍下视频当“福利”卖钱

前两天,出现了这么一则新闻——

西安女生被街头泼墨。

被泼墨的女生穿着白色的羽绒服好好地走在街头,突然发现自己的白色衣服上被泼上了大片墨水。

图片
《搜狐千里眼》

女生本以为这是偶然事件。

结果事情发到网上,发现有如此遭遇的并不是她一个,类似的事件已经在西安街头发生了几十起。

图片

多起受害者都证实说,泼墨的是一个骑电动车的男性,专挑浅色衣服的女性下手。

有人或许要问,为什么会有人在公众场合对女性做出如此恶劣的事情?

巧了,前两天挂在热搜上的一篇报道里也有类似的一句话:

“在一个人来人往的准公共场合,对一个陌生人上下其手,实在是超出了我的常识认知。”

潜台词显而易见,在人来人往的公共场所,怎么可能发生性骚扰?

事实上,现实中女性无论是经历这种泼墨的恶心事还是被性骚扰,发生的场合往往都是人来人往的公共场所。

而她姐前阵子冲浪发现的一种新型的性骚扰行为,更是刷新了人的认知——

“加料”。

(友情提示:文中涉及图片可能会引起生理不适)

图片

看到这个名字,你联想到了什么?

说实话,她姐联想到的是奶茶。

但在搞懂它的真实意思后,她姐瞬间就没了食欲。

所谓的“加料”,就是一些自称“加料爱好者”的猥琐男性在女性的随身用品或食物里加入自己“体液”的变态行为。

这类“加料爱好者”下手的对象往往是身边的女性。

比如,自己的小姨子。

将提前准备好的“料”加入食物中,并看着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进去。

女同事。

买了早饭放在桌子上,出去一会儿的功夫,就被加上了“料”。

图片

日常喝水的杯子,神不知鬼不觉地被他们做手脚。

图片

放在公司里护肤品、化妆品,也没能逃过一劫。

图片
图片

更恶心的是,这些猥琐男性并不满足于加料。

这些“加料爱好者”们,早已形成了一个组织。

图片

他们如一群令人恶心的蛆虫聚集在一起,以加料为乐。

将女性的个人用品当作泄欲的工具,并将女性的照片发布出来供其他猥琐男隔空意淫。

但这群蛆虫不仅丝毫不以自己的行为为耻,还将如此变态行为的美化为“爱好”。

甚至,为了让更多“同好”成功加料,他们还总结出了很多所谓的“经验”。

比如,加入什么东西里更保险。

直接加水里不行。

图片

而,乳液、酸奶、蜂蜜这类本身有颜色、气味的东西,则不容易被看出来。

图片

没有“加料”的条件,就自己创造条件。

买了蜂蜜、护肤品这类东西,送给同事。

图片

加的方法,也有“讲究”。

用针管这类东西,好控制量,又不容易弄到外面。

而看着女性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加了料的东西喝进肚子里、用在脸上,则更能让他们获得加倍的快感。

讲点故事更好,“她很满足且依赖”。

有图片则更刺激。

图片

成功“加料”,又在组织里讲故事、晒出图的“同好”,会获得组里其他人的疯狂夸赞。

看到这些,她姐真的是被恶心到了。但在恶心的同时,心里又忍不住涌起一阵阵凉意。

因为,这些猥琐男性离我们并不遥远。

甚至就在我们的身边。

毕竟他们能轻而易举地接触到女性的各种随身用品。

他们可以是你的“同事”“朋友”“亲人”……社会身份上的相近让他们拥有了获得女性信任的条件。

但,我们不曾想到,“朋友”“同事”“亲人”这样的一个身份,只不过是这群蛆虫的假面。

假面之下,是一张张因为精虫上脑而扭曲无比的丑恶嘴脸。

图片

我们该怎么揪出来这些藏在假面之后的猥琐男呢?

毕竟,虽然有人热衷于传图与众同乐,但很多猥琐男性是不乐意发图的。

但不发图片也不是因为“怂”,而是不想让组织里的人拿自己辛苦劳动的“成果”去卖。

图片

是的,你没看错。

这类“加料爱好者”已经不只是形成了一个组织。

而是已经已经形成了一条产业链。

在推特搜索相关信息,就会搜出来不少收费不等、但关注者高达几万人的这类账号。

图片

点进去这类账号,是一个更加恶臭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多的是可以赚钱的生意。

而桩桩件件生意,都盯着女性。

除了这种在熟人的水杯、护肤品里加东西的“加料爱好者”,还有一类人热衷于在女性鞋子上做手脚。

很多人或许已经听过的——扫楼打胶。

即,他们进到各种楼里面,拿起女性摆在门外的鞋子自慰,并把“体液”留在鞋子里。

图片

为了打胶,他们会尾随观察目标女性许久。

甚至连人家的支付宝都能通过各种手段扒出来,并在晒出“战果”时对女性各种评头论足……

图片

任何人都可能成为他们的目标。

号召不要在楼道里放鞋架的女保安的鞋子,被报复“挂了彩”。

图片

进了客户的单身公寓,一双贼眼始终盯着人家的鞋架。

图片

趁机偷走别人家门口的鞋子打胶后,送回来还肆无忌惮地附上恶臭的小纸条:谢谢你让我高潮。

图片

如此恶心的行径,被这类猥琐男性美名曰“保养”。

图片

打胶一族不只是觊觎女性的鞋子,女性的所有用品贴身用品都能成为他们意淫的工具。

袜子、内衣、内裤……

而这些,都被他们做成了生意。

二手交易平台上,存在着大量此类账号。

她姐本人在二手交易平台上甚至也收到过此类购买贴身内衣的恶心私信。

而这类猥琐男性可不仅在觊觎陌生女性。

去表姐家蹭饭,趁人不注意就进人房间找丝袜。

虽然没敢打胶,却将偷偷拍下的内衣连带着表姐的自拍一起,肆无忌惮地传到了网上。

图片

别问这群蛆虫为什么连自己的表姐都不放过。

他们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自己女朋友的照片都可以发出去,供“同好”们狂欢。

亲妈的丝袜也会被搜刮过来,为这些猥琐男性谋福利。

图片

女性的随身用品都成了这些蛆虫意淫狂欢的工具。

那女性本身呢?更不用提。

走路、坐公交、逛街……一举一动,都会被这些猥琐男性锁定。

在公交或地铁上,“顶族”们趁着人多,故意摩擦女性,甚至用性器官碰撞女性的身体。

图片
曾有记者暗访“顶族”群,发现这里每天都在分享各种各样的猥亵事件。

图片

而在街上,还有比“顶族”更恶劣、更恶心的行径。

“街射”和“涂鸦”。

所谓街射和涂鸦,就是一些猥琐男性在一些公众场所,对着女性自慰并射出体液,并拍下受害女性毫无知觉离去的视频和照片。

这些公共场所,可能是公交。

图片
图片

图书馆。

图片

甚至是大马路上。

图片
而很多街射、涂鸦的猥琐男性,在分享经验时常常提到一个名字——

达叔。

“达叔”是被这群猥琐男性奉为“神”一样的存在的街射和涂鸦高手。

曾以猥亵女性、屡屡上传猥亵视频,却总能全身而退出名。

如今,达叔从网络上消失了,千千万万个“达叔”却起来了,到处都是“达叔”的身影……

“达叔”不再只是一个人,而是成了一个IP、一个群体。

而这个群体背后,是无数即便只是在正常生活,却依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猥琐男性色情凝视对象的女性。

图片
《性爱自修室》第二季

夸张吗?

一点都不。

在《空间、身体与被忽略的女性—1000名女性的公交车性骚扰调查》一文中,作者做了1000份调查问卷,其中26.6%的女性都曾遭受过不同程度的公交车性骚扰。

而这还只是发生在公交车上的。

公交车之外呢?

多的是在公共场合被“加料”、“打胶”、“顶族”、“街射”、“涂鸦”等各种阴影笼罩的女性。

图片

有人顺藤摸瓜找到了一个至今仍在运营的名为“达叔涂鸦网”的网站。

图片

网站简介中写着,“每周至少更新一次”。

有人投稿,有人购买。

图片

加料、扫楼打胶、偷拍、街射、涂鸦……

女性经过的每一个地方都可能存在着暗中窥视的眼睛、摄像头、蠢蠢欲动的生殖器。

而且,那些猥琐的加害者,还都披着一层“人皮”。

之前北京警方抓获的一个在地铁性骚扰的男性,为银保监会的处长。

图片

韩国的N号房事件的主犯,是毕业于某工科大的高材生,在大学还写过如何防范性犯罪的文章。

《性爱自修室》中艾米就在公交车上被“顶族”性骚扰了。

图片

而性骚扰她的那个人,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人。

他的面容很和善

我记得(他),是因为他对我微笑

他看起来不像打手枪的变态杀手

所以如果他能做这种事 任何人都会

图片

那些在同事杯子里加料、去客户家打胶、偷妈妈内衣表姐丝袜的猥琐男性,也许有着一张好人的面孔。

连识别这群蛆虫都成问题,这让女性如何躲?

写到这里,她姐已经可以想到很多人会说出的话——

为什么变态只骚扰你?一定是你太漂亮/穿太少/太骚……

“受害者有罪论”的油腻发言,她姐已经怼累了。

但还是要重申一遍——

你真的以为,穿得保守、行为规范,就能避免这些侵害吗?

事实上,他们对于下手对象的年龄和外貌并不挑剔。

在各种群中流传的照片里,被猥亵的很多女性,都是很正常的外貌和衣着。

每一个我们身边的普通人,都有可能成为他们下手的目标、猥亵的对象。

在“顶族”群里流传的所谓“顶术经验”中,他们摸索出的如何选择目标、在何处下手、如何试探等经验,多跟受害者的反应有关。

下手多挑学生妹,因为胆子小不敢告发。

图片

大部分女性对于这类变态的反应已经很“规矩”了。

只是瞪一眼,或者默默离开、大声呵斥……

她们往往不会“报警”,选择“报警”的女性只占2.1%。

图片

不敢报警,没有闹事。

但如此的退让,并没有换来猥琐男性的悔改,反而让他们变本加厉。

甚至有“顶族”还会刻意让人发现,“就是要吓她们”。

其中一个顶族的作案视频中,他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公然猥亵前座女子,边上的女乘客发现后只是厌恶地低下了头。

图片

躲避和忍让,换来的只是更加肆无忌惮地侵害,那女性为何躲?

《性爱自修室》第二季中,女主梅芙也曾被在公共场合调戏过。

被调戏之后,有个女人就说:这是你的错,因为你的短裤太暴露了。

但梅芙回到家里之后,反而拿剪刀把自己的短裤剪得更短了。

她说:

让他们去死吧,干嘛要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改变自己的行为?

图片

该躲的,从来不是女性。

女性只是在生活。

她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

在女性被侵犯/骚扰之后,不从加害者身上找问题,反而从受害者身上找原因的,本质上都是“受害者有罪论”。

但有罪的从来都不是受害者。

有罪的,是管不住自己欲望和生殖器、并将此施加在陌生女性身上的猥琐男。

Last modification:December 27th, 2020 at 09:23 p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