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哲

互联网大厂内推灰产:一个 offer 中介要价 40 万
来源:Tech星球 作者:周逸斐起底互联网大厂求职付费内推灰色产业链。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文 ...
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
28
2020/08

互联网大厂内推灰产:一个 offer 中介要价 40 万

来源:Tech星球

作者:周逸斐

起底互联网大厂求职付费内推灰色产业链。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文 | 周逸斐
编辑 | 杨业擘
头图 | IC Photo

“合同邮寄了吗?可不可以先开始实习啊?”

思雨刚发出信息,微信聊天界面就跳出“请发送朋友验证”的提醒。她被介绍人删除好友拉黑了。读研二的思雨这才反应过来,为了一份互联网大厂实习机会,自己上当受骗了。

她陷入了中介“包进互联网大厂实习/工作”的骗局,5000块钱,三个月的生活费打了水漂。

思雨的遭遇并非个案。在微博、知乎、豆瓣等社交平台上,还有很多的大学生、研究生为了实习机会被骗,甚至有人为了一份大厂工作机会被骗走20万。

尤其2020年疫情爆发,一些公司倒闭与裁员带来的“蝴蝶效应”,毕业生遭遇“史上最难就业年”,而且已经蔓延到2021届准毕业生群体,大量学生迟迟难以找到合适的实习机会。

从7月份开始,在简介为“985、211失学失业者的新校园”的“985废物引进计划”豆瓣小组中,陆续有学生发帖询问付费内推进入互联网大厂的市场行情。“思雨”们想不到的是,付费内推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灰色利益链,在秘而不宣的运作。

仍有越来越多学生为了互联网大厂的offer,沦为付费内推中介机构和灰色产业链的韭菜。

大厂“馅饼”成陷阱

时针拨回到5月,思雨在闲鱼上认识了一位自称拥有10年工作经验,可以保她进某大厂做媒体运营助理的资深HR。

彼时,她已失眠近3个月,为即将到来的暑期实习和秋招而焦虑。思雨想毕业后从事新媒体运营工作,但理科出身的她,要想在秋招参与新媒体岗位的竞争,必须有相关的实习经历。

她从2月份开始投递媒体运营相关的实习岗位,到5月份下旬,也没有收到一份心仪的实习offer。她数了数,3个月,收到31封实习被拒的反馈邮件。暑期近在眼前,但她的实习之路,却还丝毫没有眉目。

正当思雨倍感绝望时,出现了转机。5月底,手机弹窗了一条“如果面试HR是你朋友,是一种什么体验”的话题,突然点醒了她。在某二手交易平台搜索关键词后,思雨发现有大量中介、个人可以有偿美化简历、实习面试辅导。千挑万选后,她和一个自称拥有10年工作经历的HR建立了微信联系。

对方先是以“掌握个人情况”的名义,主动邀请思雨进行微信语音电话。当得知思雨跨领域求职频频受阻,精神状态不佳后,这位自称叫刘浩的HR,承诺思雨没拿到offer前,可以免费对她进行电话心理疏导。

对方的感情牌,让思雨逐渐放松了警惕。相谈甚欢,思雨决定付费报刘浩的课,主要包括一次模拟面试和3节价值1000元的个性化面试辅导。刘浩让她先交付了800元定金,如果思雨对模拟面试不满意,剩余200元尾款直接免除,这让思雨更是对对方的信任感好感倍增。

前两节课讲解面试技巧,但到了第三节课快结束时,刘浩不经意地提及自己的另一个学生被他成功内推到某互联网大厂实习,这让思雨一下来了兴趣。但他话锋一转告诉思雨要保密,说这是他的暗地生意,一般学员都不知道。

模拟面试后,思雨并不是很满意。刘浩也兑现承诺,免了200元的尾款,这获得了思雨的彻底信任。

面试辅导结束后的半个月里,思雨也陆续收到过一些面试邀请,但仍未拿到一份正式的offer。与此同时,刘浩的朋友圈在频繁发布学员付费内推实习的成功案例。心急如焚的思雨再次找到刘浩,说了走付费内推进大厂实习的想法。

刘浩告诉她,“你的相关实践经验为0,大厂的面试官肯定看不上”,这让思雨彻底乱了心思。她决定通过刘浩买一份实习offer。

刘浩发给她一份表格,不仅列有大量可申请岗位,还有相对应的价格、名额、办公地点等等相关信息。思雨因未放假无法参与线下实习,最终选择新浪某地子公司的远程实习,运营助理岗、走人事、有工资,内推价格1.2万元。

“终于有反馈了,对方导师说你的简历是可以的,只要你时间方便,可随时入职。”一天后,刘浩告知她,实习公司指导老师对她的学校比较认可,加上他和这位指导老师是好朋友,所以思雨可以远程线上实习。

按照约定,内推成功后,思雨要先交付40%定金,将近5000元。刘浩告诉她,要立刻把定金转过去,不然岗位可能随时被抢走。思雨把上个月父母转给她的3个月生活费,都转给了对方,这时她才反应过来未签合同。刘浩给她的回复是,“我现在在上班,下班后将纸质合同邮寄到你学校,先把收货地址发给我。”

1天、2天、3天......一星期过去了,合同还未收到,也没有得到实习公司指导老师的联系方式。

期间,给刘浩发消息、打电话都不回,思雨越来越慌。这时她才发现,自己除了知道对方的微信联系方式外,并无其他任何有关刘浩的真实信息。哀求、控诉、谩骂......思雨使尽招数,不间断地给刘浩发消息,都石沉大海。

终于在第4天,思雨最担心的情况发生了。凌晨0点刚过,思雨发出一条新消息,微信聊天界面便弹出“请发送朋友验证”的提醒,被对方拉黑了。她断定自己被骗了。

与思雨有着类似经历和遭遇的学生,不在少数。

留学生梁月花了1.2万元,买到了某大厂的三个月远程实习机会和一份实习证明,事后参加该公司的正式招聘时,才知道实习证明是伪造的;远在美国留学的Candy,花了2万元让某知名中介机构内推国内互联网公司实习,结果她靠自己,拿到了比中介机构推荐的更有含金量的实习offer......

一位曾购买某大厂远程实习机会的学生,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透露,海外留学生是付费内推市场的主要群体,尤其是今年受疫情影响,很多海外留学生无法回国参加线下实习。为了增加简历的含金量,今年秋招时更有竞争力,选择购买远程实习的留学生比较多。

做局的人

在众多高校学生心中,拥有一份互联网大厂的实习经历,是拿到一份高薪体面工作的“加分筹码”,为了得到想要的工作,他们愿意付出代价。因此,付费内推成了一些中介,甚至内部员工的生财之道。

少则千元,多则数万元……明码标价的实习offer背后,中介往往需要打通内部关系,和内部员工进行分成,里应外合。

Tech星球通过某二手交易平台,联系到一位好评量颇多的内推中介,他自称拥有字节跳动内部的测评题库,还可提供内推包过服务。当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问及,是否可以实习内推时,这位卖家表示需要加微信私聊,详细介绍。
mmexport1598570426717.jpg

    图注:卖家在闲鱼售卖的付费直推链接,目前已下架

“我是字节跳动的HR,一定帮你拿到实习offer。5月份,我就让一个男生进入了算法部门。”按照卖家提供的信息,Tech星球添加上该微信主,他自称自己是在字节跳动工作3年多的HR,叫高付。

他向Tech星球承诺,只要从他这里购买付费直推,一定100%拿到线下实习的offer。为了证明他是字节HR的身份,高付发出两张自己在字节跳动的办公照片和个人内推码,并表示“不能再透露过多,容易踩到公司红线。”
mmexport1598570432326.jpg

    

左图为自称“字节跳动HR”提供的日常实习内推码,右图为校招内推码

“字节公开招聘的实习生岗位都可以直推,但前提是必须符合字节的人才要求。”Tech星球以某211高校市场营销专业的应届生身份,把简历发送给高付后,他表示简历过关,推荐投递运营岗位。

“无需参加任何培训工作,因为直推流程和普通面试流程不一样,只是象征性的走流程而已,大概一个月你就可以收到offer。”而至于涉及的关系渠道时,他直言,负责招聘工作的同事都打点好了,不管面试过程谁来负责,都会包过。

高付称,“不仅实习工作保证包过,秋招、社招也都能保证一路通关”,“基本每年直推的实习生有七八人,我也会偶尔内推正式员工。应届毕业生的身份会比社招人员稍微低一些,费用大概是一年的年薪。比如运营岗14、15万元左右,产品经理岗大概18万。”他向Tech星球解释,这个产业链有市场价,不能随便破坏规矩。

Tech星球以“需要再考虑几天”为由拒绝对方后,时隔3天,高付主动发来信息称,“字节跳动产品运营实习岗。价格3.1W,定金1W。签订流程是:定金-开启直推-实地入职-尾款”。

当Tech星球表示预报名该岗位时,高付紧接回复“岗位刚被抢走,因为不止我一个字节HR在联系,其他HR也在联系自己的候选人”,并推荐滴滴出行的产品运营岗,“我朋友在滴滴出行做HR,可以内推你到他那边,我俩互帮互助,一定保你拿offer,否则退全款。”

mmexport1598570436044.jpg

与卖家的部分聊天截屏

不只字节跳动、滴滴,一些付费内推中介声称,腾讯等其他互联网大厂的实习也可以保过。

Tech星球以准毕业生的身份,添加了微信公众号为“OfferMax”的客服微信。当问及是否提供实习内推包过服务时,对方坦言自己是该机构创办人,在腾讯内部领导层朋友的介绍下,达成实习包过合作业务。

与OfferMax客服的部分聊天截屏

该创办人称,推送学员最多的是企鹅教育项目组的产品岗和运营岗。“整个内推过程分为两阶段,第一阶段是培训期,所有学员先放入岗位池中,腾讯内部导师进行一周的统一线上培训,在此期间,我们会根据学员表现打分、定岗;第二阶段是推送期,培训结束后,直接参加腾讯面试,面试结果一定是通过。”

对方甚至还发来了,自称是与已内推成功的学员聊天记录,作为证据。

中介自称成功内推入职腾讯的实习生反馈

当询问可否提前获知腾讯导师的基本资料时,该微信主先是回复Tech星球,“由于腾讯官方并无公开售卖实习业务”,他们只是与内部员工的暗箱操作,因此不便公开提供腾讯的导师资料。只能私下推荐一位导师的联系方式,可以询问具体的实习工作细节。

但随后不久,该中介又改口,以指导老师要求先付6000元定金才愿出面沟通的理由,拒绝了私下沟通。

为了进一步证明内推业务的真实和可靠性,该机构又主动向Tech星球发送了这家机构的地理位置,声称公司与腾讯总部大厦紧邻,学员可以线下考察公司,并且可提前查看保过合同。“学员确认条款内容无误后,先交3000—6000元定金,便可开启前期培训课程,等拿到入职邮件,或者线下成功入职之后,再支付剩余的2万元即可。”

付费内推机构提供的保过合同

从事揭露付费内推骗局多年的知乎答主“大欣V”(公众号同名)告诉Tech星球,如今的付费内推灰色市场,确实存在内部员工与外部机构私下开展offer保过的业务链条。某些内推人士也确实可做到不仅保实习offer,还可保正式工作offer。“我知晓的内推圈中,正式offer的市场价一般在20万到40万不等,甚至更高。”

在职业红线边缘掘金

58同城发布的2019年《中国大学生最佳雇主调研综合报告》显示,位列大学生中意的职业榜首的,是互联网行业,约24.38%的大学生认为,互联网行业既多金又有较大发展空间。毕业生offer“一票难求”,而企业又有招聘需求,这种信息不对称滋生了内推中介的隐秘产业链,也引得不少公司内部员工游走在职业红线边缘,形成了灰色地带。

不同于爱思益、职业蛙、等求职中介平台与数百家大企业正式合作,学员可享受企业在职员工的辅导,并且可拥有“绿色内推”的优势,现在淘宝、闲鱼、微信公众号、知乎等平台上,宣称“互联网大厂实习直推,可保过”的灰色业务比比皆是,在这些卖家下面还有不少用户留言、评论“价格多少”、“求私信安利靠谱的付费直推中介”。

如今,付费内推已形成了一条产业链。通常,中介机构或个人,向学生承诺实习保过;不过,则退还全款,并且可以提供实习证明、推荐信、支持背景调查。

而在具体流程上,中介一般要求学生先支付一定比例的定金,然后签订合同。随后,中介人员会联系各公司内部人员,进行内推。学生只需等候公司实习指导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思雨、刘浩、高付均为化名。)

Last modification:August 28th, 2020 at 07:23 am

Leave a Comment